雪乡天气预报: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 > 当地资讯 >

雪乡出行记录

发布时间:2015-03-12 12:19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(一)北大荒 东北行第五日,在长白山望松国际青年旅舍联系上一辆金杯车,同车还有两个去漠河的女孩。说是包车,但是按人头算每人260元,五个人1300,路费挺贵的。但是又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,只能听任司机要价了。清晨8点,一行人出发去雪乡。 今年东北的降……

雪乡出行记录

(一)北大荒

         东北行第五日,在长白山望松国际青年旅舍联系上一辆金杯车,同车还有两个去漠河的女孩。说是包车,但是按人头算每人260元,五个人1300,路费挺贵的。但是又没有其他的交通工具,只能听任司机要价了。清晨8点,一行人出发去雪乡。
 
         今年东北的降雪极少,沿途尽是绵延不绝裸露着的黑土,夹杂着稀稀疏疏的根茬,不知是麦茬还是稻茬。目之所及一片荒凉。冬季的东北平原没有皑皑白雪的点缀,显得乏善可陈,不一会儿倦意便在车厢里蔓延开来。闭了眼,觉得瞌睡了很长时间,醒来再看,仍是一马平川。没有风景可看,每经过下一个路牌,念念那些富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地名来打发时间:王家屯、李家屯、平安屯各种各样的屯名,东北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      司机指着广袤的黑土地告诉我们,这里是北大荒。这便是特殊历史时刻里的北大荒么?那个50万知青年历时十年时间,为之付出青春、和血汗甚至于生命的黑土地么作为70后的我,只是从影视或文学作品中略知一二,听到几个遥远年代的跌宕起伏的、一个时代如何改变一代人命运的故事。不由想起10多年前一个单位同事,一个曾经的北大荒知青,和东北籍的丈夫离婚之后带了一双儿女回沪。她很少提及往事,只是在《孽债》热播的时候,说自己不敢看这个电视剧,一看就心酸于是我将同事的故事说给老公听,同时生出许多感慨。人到中年,时常能从别人的故事里咀嚼到人生的一丝无奈,心越来越柔软老公正用手机摄制窗外的这份广袤,说要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来就好了,旷野上一定翠色欲滴,一派生机。
 

  (二)雪乡印象

         从长白山至雪乡,途径镜泊湖,司机说冰天雪地的,很多游客去了都觉得不值。倒是沿途公路两侧的树上挂满了雾凇,银装素裹的感觉比雾凇岛的还浓。离雪乡越来越近了,地上的积雪也厚了起来,车上人兴奋起来。下午3:30,终于到达雪乡景区大门。门票成人80,学生45。坐雪乡的小面包到达目的地。  
 
          下了车,发现原来雪乡只是个巴掌大一点的地方,更像一个袖珍小镇子。房子多是木格棱式的老房子。它们就像是从雪地里刚长出来的一株株矮矮胖胖的雪蘑菇,慵懒而立。老房子外面的小院儿,都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,线条简洁却不规则,如同炭笔画漫不经心的勾勒。确实很美。不过因为出名,这里涌入了不少外乡商人,造了很多类似丽江风格的建筑,商业气氛很浓,据说还有不少黑店。我们投宿的雪乡客栈是当地老乡的开的。客栈老板娘说起开客栈的外乡人抢生意之心狠手辣,有一种罄竹难书的切齿之痛。已5点多,雪乡沉浸在暮色中,我们安顿好行李,便四处走走。
 
木格楞房子,木栅栏篱笆,袅袅炊烟,在白雪的掩映下显得格外宁静祥和
 
暮色下,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
 
         听客栈老板娘说,今年的雪不多,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下雪了。往年隔三差五地下雪,一夜鹅毛大雪之后,第二天清晨,雪堆积在各家各户的木门前,门都无法不开。清晨街坊邻居忙着相互清扫门前积雪。
 
小木屋,蒿草,栅栏,屋顶上的烟囱,远处的松林,一切不起眼的事物在雪的雕琢下尽显玲珑的美
 

 (三)徒步羊草山

         在长白山望松国际青旅舍听一个刚从雪乡徒步的女孩子说,雪乡商业气氛太浓,东升林场民风很朴素。雪乡越早离开也好。于是我们在雪乡只住了一个晚上,满怀着期待,第二天8点便离开雪乡开始穿越羊草山。12点到山顶,下午330分完成全程穿越。联系的客栈是这个女孩子给我们介绍的东升小黑妹家。后来的经历证明,雪景还是雪乡好看,而东升林场的积雪不厚,小黑妹客栈也不厚道。有点遗憾雪乡没有多呆。旅行总会留遗憾此话一再验证。不过羊草山徒步非常过瘾,在林海雪原穿行的感觉让人想到了林海雪原的场景,可谓不虚此行。
 
        从雪乡到东升,两地相距13.5公里,大部分游客是从东升徒步到雪乡的,我们从雪乡徒步到东升,是谓反穿。中间须翻越一座羊草山,海拔不高。东升林场海拔400米,到登顶羊草山1235公尺,垂直上升高度800公尺。我们此行是从高海拔到低海拔,意味着到了羊草山顶后,就是下山路。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况且是雪地徒步,山路很滑,得脚底抓稳。所幸我们穿了鞋底纹路很深的徒步鞋。一般的雪地靴底太平整,如果不配备一副冰爪,走雪路就等着吃屁股蹲儿吧。徒步过程有点自虐,但是有惊无险。我们遇见四个同是反穿的游客,两男两女。他们的鞋子都不太给力。 其还有一名老外。走不多久,见老外扮演雪橇狗的角色,扯了两根树枝,拖着姑娘从山路上一路滑下去。后来再遇见时,发现老外的厚手套到了姑娘的鞋底上,权当冰爪用了。
 
终于到达羊草山顶,山顶笼罩着薄雾,阴天,温度极低,突见前方一片白色的树林子,静极美极。
 
       走了个把小时不见其他游客的身影,这白茫茫的世界中只有我们仨,那一刻觉得这样的旅行真好,远离喧嚣的都市,一家人相依相伴,在行走中体验快乐与疲惫。有人说,有价值的生命,要么旅行,要么读书。身体和灵魂,必须有一个在路上。此刻,我们的身体正在路上,而心灵也得到了荡涤。这种率性而为的旅行,跟旅行团去全然无法体验到的。



相关文章

返回顶部